原文連結 

不用說什麼大道理,只消看歐美國家一輪復一輪的債務危機,大家都知道少數服從多數的民主政制不利財政健康。美國提債上限掀起的連番波濤可帶來了一絲希望,民主與財政健康或許是可以並存的。 
鄙人在此說的財政健康是一國的財政健康而非個人或家庭的財政健康。然而像狄更斯說的,什麼是財政健康?歲入二十鎊,歲出十九鎊六便士,樂也融融;歲入二十鎊,歲出二十鎊六便士,境況可堪。家嘈屋閉,又豈為財政健康之象?何以少數服從多數的民主政制會拖垮全家以至舉國的財政? 

累進稅制虛有其表 
當中的道理是這樣的。不管是民主或不民主的社會,有錢人的數目從來都比中下收入的窮人為少。故此行使一人一票、少數服從多數民主遊戲規則的國家莫不採行累進稅制——收入愈高的人,其稅率亦愈高——以均分財富,讓社會來得更為平等。絕大多數人更又視均分財富為公義,彷彿社會上有窮人是有錢人之過,不派稅吏上門像羅賓漢那樣劫富濟貧,社會便太平不來了那樣。 
然而,稅吏充當羅賓漢是有後果的。有錢人之所以是有錢人,除了少數含着銀匙出世的富二代,(事實驗證含着銀匙出世的第三代往往再也富不下去),大都是因為他們肯動腦筋,更有股拼勁毅力,那麼區區累進稅又拿他們什麼辦法? 
即使有錢人無暇去想辦法節稅、避稅、逃稅,亦會找會計師、律師、稅務專家、私人銀行家……代勞。更有錢的,自有政客、議員代為出頭設計稅制漏洞。故此總的說來,累進稅制空有劫富濟貧之名,實踐證明這種名義上專門針對有錢人的稅制其均富實效至為有限。(亦是這個原因故此這個稅制才廣為接受?) 

代議之士惡性競爭 
不過,這可不是說一人一票、少數服從多數的民主遊戲規則便不會損害一國的財政健康,而歐美的經驗更證明其殺傷力是絕對的。亂子出在哪裡?明顯不過的是,這樣的遊戲必然鼓勵代議之士作惡性競爭,向選民許下愈來愈多、愈來愈大的競選承諾——反正是用公家的錢,不獅子開大口為選民爭取這個、那個又還對得起自己嗎?結果?競選承諾自必然像美蘇核子競賽那樣不斷升級了。 
及至贏得議席,那又是另一場遊戲了。沒有代議之士是不想保住席位博取連任的,故此也就要設法兌現競選承諾。兌現承諾、照顧選區利益,靠的當然是公家撥款——那同樣是一場少數服從多數的民主遊戲。孤掌難鳴,個別代議之士為選民爭取這個、那個,談何容易?故此一踏足議事堂,哪怕是最自命獨立的議員也走不掉要埋堆。 
埋堆也者,互惠互利,這一回我幫你忙,投票支持撥款兌現你的競選承諾;下一回,到我要兌現承諾,請你投桃報李給我支持。美國人稱這種互搔背脊的埋堆政治為往聖誕樹掛點綴飾物,你也掛時我也掛,整棵聖誕樹最終只見飾物而不見綠葉,而預算開支也就膨脹無已。 

用者毋須自付 
財政這塊銅錢有收支兩面。往聖誕樹掛飾物說的是開支的一面,銅錢的另一面是收入。代議之士是民選的,而選民又以中下階層為主,在議定稅例的時候,你說代議之士會不會倒自己的米,主張廣開稅網拿絕大多數的人來開刀?當然不會。換言之,民主政制下鮮有以用者自付為理財原則。這邊廂開支可不斷膨脹,那邊廂用者毋須自付,結果當然是財赤連綿,終致觸發一個接着一個的債務危機了。
若然一人一票、少數服從多數的民主遊戲規則有這個膨脹開支、抑制收入的先天傾向,除了把民主打個稀巴爛,那又何來恢復財政健康——歲入二十鎊、歲出十九鎊六便士——的希望?明顯不過的是,人是萬物之靈,也就會面對現實、吸取教訓。即以金融海嘯而言,儘管經濟不前,失業率漲升,歐美國家可有像中國那樣一下子便劈下四萬億元人民幣廣建高鐵般的基建工程以催谷經濟?沒有。 

非但沒有依凱恩斯經濟學的指示,作所謂「反周期」、逆向公共投資對抗經濟衰退,英國保守黨一上台更掄起大刀狂砍預算開支,強調不收縮政府規模將無以恢復經濟健康。奧巴馬當初不認同金馬倫首相(及整個歐洲)緊縮開支之舉,更反而一再推出為數達一萬四千億美元的催谷措施,甚至揚言不會糟蹋掉大好危機,要藉此效法中國大搞高鐵,改造經濟。 
結果?兩年多三年下來,公帑是花了不少,財赤更搭火箭升至天文數字,經濟可依舊呆滯不前,而失業率更逐步攀升。到了提高借貸上限這一役,奧巴馬終於向現實低頭,認同共和黨削減開支之議,也就是以實際行動承認金馬倫首相是對的。 

群醫束手 
奧巴馬有否認錯並不打緊。重要的是,在經濟低迷之際,所謂先進的歐美國家不再祭出凱恩斯式「反周期」法寶應對困境,反而體認到進一步擴大財赤非但幫不了忙,更會觸發債務危機,令本來已經夠麻煩的問題進一步病變惡化。凱恩斯經濟學教條以艱困時刻緊縮政府開支為反智之舉,歐美國家可不信邪,那是吸取了教訓而痛定思痛了。 
吸取了教訓的當然不是金馬倫或奧巴馬,而是他們代表的民情。民眾要不是普遍體認到好景之時,政府固然入不敷支;及其景氣逆轉,再又逆向催谷,則必然令財赤大肆膨脹;長此下去,那又焉能不觸發危機? 
希臘的債務危機顯然給民主社會好好上了一課,令民眾不得不正視政府理財不負責任的可堪後果。既然公帑不會從天上掉下來,而財政這塊銅錢更有收支兩面,那麼在經濟困難的時候他們又怎還會答應政府大肆揮霍,催谷經濟?哪怕金馬倫沒有此番體會,選民也會透過投票箱要他正視問題。奧巴馬不彈催谷濫調,那是選民們把「茶葉黨」送進國會的直接效果。 

優化民主遊戲規則 
沒有錯,金融海嘯令歐美民眾覺醒,揚棄以「免費午餐」、無痛治療為標榜的凱恩斯主義,往下去這將有助於重建所謂先進國家的財政健康。除了民智的提升,更了不起的是,美國人想出了辦法,徹底對付一人一票、少數服從多數這個民主遊戲規則下財政失控的先天缺憾。這些辦法並非廢除民主實行獨裁,而是優化民主的遊戲規則,根治開支膨脹但財源不張這個毒瘤。 
辦法的基本精神是剝奪代議之士埋堆鬥掛聖誕樹飾物以回饋選民保住席位的權利,改而把預算的開支及收入捆綁起來,迫令他們從大局出發,作出抉擇。最是可喜的是,這一趟美國的代議之士竟又同意自我削權,接受自動削減開支的機制。當然,所謂「自動機制」也者,是給代議之士個下台階,讓他們毋須直接為不受歡迎的削減開支措施負責。 
最是徹底不過捆綁開支及收入的辦法是修訂憲法—— Balanced Budget Amendment——強制政府平衡收支,否則便是違憲。佛利民老早倡議這個辦法,但從未贏得足夠支持進入立法程序。這一回,美國國會決定起草條文,在今年年底前供議員表決。若平衡財政的憲法修訂案贏得三分二票數支持,便會交給五十個州公投;若然有四分三的州支持,平衡收支將成為美國憲法的一部分。要成事尚要走一段漫長的路,然而美國民眾要不是體認到非要重整財政健康不可,那是無望踏出這第一步的。 
付出沉痛的代價後,民主國家的民眾顯然已體認到財赤連綿是個毒瘤,更明白到民主遊戲規則非優化完善不可。在經濟困境中,那是個可喜的發展啊。

Luzitha@Lightning Raider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LUZ - Love Until Zonked

Luzit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