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電影《第九區》裡,外星人社會的模式是天然的等級社會,由少數精英領導大多數思維簡單的工人。在人類社會,我們有可能建立一種沒有壓迫的等級制度嗎?這同樣是許多科幻人思考的問題。

在電影《第九區》裡,外星人社會的模式是天然的等級社會,由少數精英領導大多數思維簡單的工人。這類似地球上的昆蟲社會,社會等級由功能分化來實現,沒有壓迫,唯有命運。在人類社會,我們有可能建立一種沒有壓迫的等級制度嗎?這同樣是許多科幻人思考的問題。
20110622A01.png  

所謂人分三六九等。就因為我們生活在有等級劃分的社會裡,人們就注定要彼此壓迫?

從文藝向的科幻小說到偏地攤化的科幻小說,都對這個問題做過一番思考。等級現象能被改變嗎?這種改變又是否必要?

儒家學者史蒂文•安傑在最近發表了一篇文章,解釋為什麼某些等級制度和順從模式不一定要殘酷嚴苛,尤其是統治階層的範圍在不斷更換和擴展時,更是如此。他寫道:

 我的目的就在於讓大家明白,等級制度以及順從模式不一定要殘酷嚴苛。在這個問題上最重要的一點,是基於我剛才所說的,把等級制度和順從的關係看作發生在個人,而不是群體之間。基於某人的角色、經驗、知識或者技能所處的地位,還有所處的特定環境,一個人可以適度順從於前者。因為伊萊恩是法官,我在法庭順從於她,但到了雜貨店就不會,至少不會因為這個原因……當一個由性別、種族、宗教從屬關係等等定義的社會群體中的人,順從於另一個與之環境類型相關的群體的成員,那麼,這就有點壓迫的味道了。

在安傑看來,等級制度只有在結構層面上(一群對另一群),或者是人們的等級地位沒有隨著情境變化的時候,才是一個問題。

在另一方面,科幻作家奧克塔維婭•巴特勒對這個問題則更悲觀些。在她的科幻三部曲《莉莉絲的孩子們》中,被稱作安卡麗的外星人稱人類註定會自我毀滅,因為我們同時擁有高等智能以及等級制度。這無疑是在暗示等級制度始終具有破壞性。

是否有可能建立一個沒有統治階層的組織?這需要找到值得信賴的領導者和導師。他們能在不違背我們意願的情況下領導我們。但是也許人類仍舊需要受一些管轄,以便社會機能可以順利運作。至少在阿西莫夫的短篇科幻小說《可避免的衝突》裡是那樣。小說中,我們完美的明理的機器人統治者安排人類發動戰爭相互廝殺,因為他們發現如果生活裡沒有一點殘酷不公人類就會發瘋。

類似的情節出現在《黑客帝國》裡。機器承認將人類植入天堂般的虛擬世界的計劃永遠不會成功——因為只有當母體(MATRIX)提供的幻想中存在剝削和壓制的時候,人類才會完全投身其中。即使是在歐內斯特•卡倫巴赫的《生態烏托邦》中,那個注重環保的世界裡,政府也要時不時地批准死亡戰爭遊戲,以供人們發洩好鬥的天性。

也許正如雨果獎得主伊恩•班克斯談到宗教時所說,人類可能必須調整我們的染色體,才能變成完全理性的生物。在那之前,是不是等級制度永遠意味著一個群體統治另一個群體呢?

原文:http://www.guokr.com/article/47038/

~End~

Luzitha@Lightning Raider

創作者介紹

LUZ - Love Until Zonked

Luzit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