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TBC才剛開始幾個小時,有的人拼命地在地獄火外跟無數的路人搶怪,有的人在跟更新奮戰,有的人還在上班的地方心焦如焚等著下班衝回家。那時我則因為外面實在人太多,畫面整個Lag都不能動,所以把自己塞到地獄火的第一個副本內去練功。

就在大家都拼得要死要活的時候,忽然公會頻冒出一句「吽,我打到61級的自然抗裝,要怎麼辦?」

那時公會倉庫這個功能剛開始,在那個年代實在是劃時代的偉大發明,所以我也就回了一句:「先把他丟到公會倉吧。」

然後在我都還沒來得及刷完一次副本的期間,公會頻一直出現「我打到61級的奧抗裝耶,怎麼辦?」「哇,是63級的火抗裝,耐好多耶,怎麼辦?」我都一一回他們「先丟到公會倉。」然後在我終於刷先一次地獄火之後,我就乾脆在GMOTD上寫道「打到抗性綠裝都先放到公會倉,以後可能有用。」

若說這個沒怎麼深究的決定,是讓LR成為TBC時代台服第一的話,可能也不為過,但這麼一個簡單的動作,其實己經反映了一個很多公會會長都長期面對,但又朿手無策的問題:「怎樣可以讓會員按公會的決策確實執行呢?」要知道60、70年代的公會的經營是無比困難的,有經歷過那個年代的人都一定知道。為什麼?最主要的原因是Raid的門檻在那個時候非常高。先是要收集到一套可以出Raid的裝就己經可以讓50%的人放棄了,然後每次出團要準備的物資又再讓剩下的人再有50%放棄,再來就是對個人的技術要求,這樣又會再刷掉50%的人,最後是團隊對不同職業的要求,可能又有50%要坐冷板。所以結果可以出「拓荒團」的人真是少之又少。可用作出拓荒團的人本來就己經夠少了,若公會再定個「全台首殺」作目標的話,那能實際運用的人就更少。在這個人荒不足的情況下,偏偏高門檻再要求多多,會長對會員施加的壓力自然就會大,若處理不得其法門的話,最後當然是諸事不順、團團滅滅、上線聊聊,結果不是重組就是解體。

剛開TBC時,錢其實是非常重要的,因為所有人都知要存5000G來買飛行坐騎。雖然是有支1000G,便宜又漂亮的白鳥可以買,但若是打算騎那個來作日常生活的話,那只能每次按下自動飛然後去上三次大號,不然就這樣盯著他飛到風暴可能會瘋掉。那在練等的過程中打到綠裝,不管是賣掉還是拆掉也是非常有價值的,自私的人大慨不會管我那句GMOTD,直接賣掉賺一筆,反正我又說不出那些抗性裝到底有什麼用。事實上真的不停有人問那些抗性裝會是那支王用到、要用那種抗性、要穿到多少之類的問題,但那時候什麼資料都沒有,當然我也不會有確實答案,我也只能說「不知道」「可能會用到」之類的。「可能」是真的,因為我們幾乎可以確定一定要用到抗性裝,但到底是怎樣用,還真是一點頭緒也沒有。

雖然一直都沒有確實答案給會員,但事實是當我第一天踏足薩塔的銀行,那時大慨是65左右吧,公會倉就給抗性裝塞滿了。到我70,可以閒一點時,就己經要開分身把抗裝寄到他們信箱去放。到我們第一次確定要用自然抗裝打哥魯爾時,我們的各種抗裝有一整頁公會倉+三個分身。為什麼可以有這麼大的動員力?為什麼大家都不自私?難道大家都是財財?

事實上這個抗性裝只是LR當年提出的多個「憑空想像+沒道理決策」中的其中一個例子,其他還有「團積大量各種原始元素」、「要有風暴Key才能出團」、「肩附魔只能用最高級的」、「一星期準備100瓶自抗 (奧抗、暗抗、火抗)藥水」(這裡說個題外話,就是那個奧抗水最好笑,我也忘了是要準備打那支王了,反正就是結果每人都把奧抗水塞滿了包包,但結果一瓶都沒喝到XD)。雖然有這麼多看似沒道理的決策,但結果都一一確實的被LR各人執行了,甚至連那些明知沒出團名額的人,也確實的執行和準備。這是為什麼呢?這就是因為,這堆決策單獨看來都確然沒什麼道理的,但他們背後的目標,才是真正驅使各人如實執行的動力 - 「台服第一」。

作為一個公會會長,你必需要為公會訂下一個目標,目標可以很遠大,像LR那時所訂的目標,對那個時候的我們來說其實是無比遠大的。目標訂出來了,作為會長就得確實去實行。目標訂得越大,可以想像要付出的一定更多,以線上遊戲的格局來說,身體力行是必不可缺的。你希望大家練得快,你自己就得快,所以我衝了個伺服器第一回來。你希望大家常上線,你就得天天上線,還要上得比其他人長時間。你希望大家多溝通,你就得跟大家多互動,沒團出掛著TS聊天也是公會活動之一。你希望大家了解公會的目標,你就得清楚說明給所有人知,所以我在公告內發過不少文章,當然其中不乏罵人的。

既然創了公會,既然收了人,既然決定了要達成什麼,那就得確實去做。公會會長在一個公會內佔的比重非常高,會員會想加到你旗下,其實除了想有團出、有裝拿以外,還有一個比這些都更重要的因素,就是他們想有人拿主意,不然他們可以自己組公會當老大不是更好,為什麼要歸到你旗下還要給你指東指西、指著鼻子罵。

公會會長的存在就是要帶領公會走一條公會應走的路,是不是民主或是公平並不是在這個節點討論的,因為就算再民主的社會,也是由政府提出決策方案再給議會投票的,不然像預算案這種東西,你不先弄個譜出來,讓那些立委討論個500年都不會有結論。而事實上因為遊戲世界,光陰似火箭,所以太多的討論空間最後只會變成浪費青春,所以作為會長的,決定下去就對了。是不是獨裁這一點,其實是取決於結果,並不是取決於過程的。若獨裁而不自肥,那最後大家並不會覺得獨裁有什麼問題,反而覺得是一個有效率的做法。比起那些假借DKP機制,高唱民主自由公平公義,結果運用大量灰色地帶自肥的人,其實獨裁真的沒什麼壞處。

那這堆由LR會長沒頭沒腦決定、LR各人放棄自身利益、塞爆幾個倉庫的抗性裝為LR換來什麼?結果就是讓LR在沒有足夠的黑暗之心做大量的暗抗紫裝,黑暗神廟大鐵板 - 艾薩拉女仕還沒有Nerf之前,整個Raid穿得綠油油的,把她幹掉了。這個首殺對LR意義非常之大,因為那時我們還落後於POF,本來給他們甩開幾條街之遠,但就是因為我們由61級就開始準備的抗性裝,讓我們反超前,再一鼓作氣地搶下伊利丹首殺。

決策本身是用來執行的,並沒有用以推動執行力所需要的推動力。推動力是來自於跟決策有明確掛鈎的目標。人需要目標賴以為動力,決策只是為了達到目標的手段。

~End~

Luzitha@Lightning Raider

創作者介紹

LUZ - Love Until Zonked

Luzit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