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都作了奇怪的夢。相信大家都有經驗,就是若夢是醒來前的那段時間發的話。醒來後還可以記得夢中大部份的情境,而我這幾天的夢,也都是這種情況下發的,所以也有相當的記憶。特別是今天的這段因為是嚇醒的,那就更加深刻了。

先來說說前天的那個夢好了,不驚險也不驚艷的一個夢,但出場人物和夢的表現方式退滿趣怪的。

能記得的最初是PSO在說話,說給邀請去打10R,所以要坐飛機去迪拜(為什麼出10R要坐飛機?又為什麼是迪拜!?),又說本來也有邀AL去當坦的,但AL說不去,所以PSO只好一個人孤身前往迪拜了。而他也非常地為我們這些宅宅設想,竟然全程用DV拍下來,我夢中的視點,一開始就是看著PSO拍回來的畫面。畫面出現機場,但我真的看不出是哪個國家的機場耶,接著就坐上旅遊車,車上有一團人,我看著看著就指著畫面說:「這堆人看起來沒有一個是坦耶,那你們這團是誰要坦?」PSO說:「不知耶,大慨是這三個吧。」就指著畫面上的三個人。我在心內OS:「所以有三個就是以不用坦了喔?」(這部份其實相當語無倫次的XD)。

接著,一團人就到旅館了,而本來視角是看DV畫面的我,變成身歷其境。在一家迪拜的旅館地下Lobby,我走上前去服務Counter,Counter後面坐著一個長得像拉賓的亞拉伯人(好啦,其實他們把頭包起來,鬍子都長長的,其實看來都差不多=.=)。而Counter上放的東西才好笑,當我的視角轉而望向Counter上時,它就變成一個書報攤檔,上面整齊的排滿了馬經(沒錯,就是馬經!還要是中文的!)。出現馬經也就算了,視角一轉,抬頭看到一個電視,竟然是在轉播賽馬!夢中的我本來打算買一份馬經的,但結果放棄了,然後走出了旅館,轉了個彎,面前出現一間很小很小很小的屈臣氏,真的很小,大慨只比電話亭大一點點。那個屈臣氏中間放了一堆貨物,貨物上面的天花掛著一個白色、長得有點像兔子的毛公仔(對啦,真的很有可能是QB。我明明就沒有很哈魔法少女了啦,都是你們害的。) 我大步走進了屈臣氏,然後就坐下來,沒錯,是坐下來了,因為場景變成了一家茶餐廳。坐下來的還不止我一個,我們是一團人,坐的是一張滿大的桌子,但其實人是誰我就真的記不起來了。點餐我是點了「雞翼薯條」,一個在港式茶餐廳的下午茶Menu內99%會出現的菜式。到上菜時,天啊,那堆薯條是什麼會事!來的是像一個大Pizza那麼大的一盤薯條!

到這裡我就醒了,當然伴隨著的是非常餓Orz

接下來說說昨天的,昨天的我記得的部份不多,但那部份還滿神怪的。

場境是我小時候住在深井時入村的那條斜坡,跟我同行的還有一個人,但我不知他是誰了。那條斜坡是先微斜,然後轉一個彎,再以更斜的斜度往上伸的。我和那個人在晚上走著走著,然後快到那個彎前,他說:「抓到了。」然後他手上就拿著一個圓筒狀的東西,另一手上拿著兩根拜神用的爉燭。然後,本來按現實場境我左邊應是一條小溪,但夢中我望向左時,出現一整排香爐,我走上去,拿了三根燒了一半的香,再拿過去給那個人,然後跟他說:「我們快走吧,走上去。」然後我們就開始往上跑,本意應是我就拿著香,他就拿著那個圓筒和爉燭,什麼都別做,往上跑就對了,但走了沒兩步,他竟開始把圓筒和爉燭拿在一起,然後吹起來了(好啦,這有點難懂,不過解釋成那個爉燭還有餘燼,他吹一吹就會再生火就可以了。)。然後咧,圓筒變成煙火,發射起來了!

光是發射煙火當然不算神怪,怪的事現在來了。就在煙火發射的瞬間,一團紫色的煙由那個圓筒中跑出來,我馬上很驚慌的衝過去想救他(他到底是誰啊,我真的想不起來。),但己經來不及了,那團紫煙己經依附到他的圍巾上(那個絕對不是圍巾,但我也不知怎樣稱呼那個東西,反正就是毛毛的就對了。)。於是乎我就把他的圍巾搶過來,拼命往山下衝,大喊:「我會處理掉的!」。接著我把那個圍巾高舉,拼命的把它高舉到可以照到太陽的位置 (我好像說過我們是在"晚上"走的喔?)。然後,當然,必然,是把那團紫煙消滅掉了啦!

這個真的滿神怪的啦,我好像很少發神怪類型的夢,相對地,今天發的那個夢算是最常出現的種類 - 大逃亡!

大逃亡型的夢,我問過不少朋友,好像每個人都總會發過這類型的夢,不知為什麼咧?而我今早發的這個其實也真沒什麼特別,反正就是一直跑麻。路線也是一如以往,亂七八糟XD

先出現的應是一個很小的客廳,然後開門過去就是一個"很大"的睡房。這裡先來一個小說明,其他人的我不知,但我的逃亡型夢中,那些門都是單向的,也不是說不會走回頭,不過我記憶中曾經發生過穿過一個門後,又由同一個門往回走的情況只發生過一次,而且往回穿過同一個門也絕對回不了前面一個場景的。好了,睡房之後場景是工廠大廈內其中一層的走廊,還滿長的。在走廊的盡頭,有一個門,門後有人影閃過,然後右邊的門走出兩個穿制服的人。這個制服我一定要說,而且我可以100%肯定是因為最近一個星期都在看Seed的關係,這兩個人穿的是Zaft的紅衣軍服!逃亡就是由這裡開始,追我的人就是Zaft!我馬上推開左邊的門走進去,是一個梯間,我馬上往下跑,但夢中的我OS說一定要回去原來那層,所以我只往下走了一層,就推門出去。場景還算合理啦,是一個工廠大廈內的食堂,有不少的人,我把人推開,拼命跑,理論上我是要跑到另一邊的梯間,但當我跑到那個門,把門推開後,Well,當然不是梯間。

門推開的另一邊是一個像是購物商場的場景,在我前面沒幾步就是一條往下的扶手電梯 (這邊滿經典的,逃亡的夢好像都是這樣,我越OS要回上一層,就越是不會出現往上的條件),我衝到扶手電梯旁,剛好有另一個人要下去,我就用那個人才掩護,讓追我的Zaft的視線看不到我,順利到下層去。到達下層後,那個我用作掩護的人竟然開口跟我說話,他說:「我再送你一程好了。」。這裡的場景,是一個商場或可能是地鐵站的出口,出口就站著一堆警察,外面是一條向下斜的坡道 (看麻,又是向下)。那個人打開傘 (原來外面下著雨),然後我和他就一起撐著傘走出去,從坡道往下走,走沒多久,他又說:「其實,我應開車的,我們回去拿車吧。」然後我們轉頭往回走。注意,往回走,坡道還是向下的Orz。接下來,我就醒了。

是不是很亂七八糟XD

其實我己經主觀上修整過後再寫出這幾個夢的內容,事實上應是更詭異,不過那些詭異的部份要轉化成文字或是語言都太難了,所以我只好硬是把它正常化再寫出來。

~End~

Luzitha@Lightning Raider

創作者介紹

LUZ - Love Until Zonked

Luzit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