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欄

所有在本站發表之文章除特別聲明外,均採用創用CC授權,原文轉載必須附上來源連結

「象腿」事件無疑是本月最夯事件,不寫一下總覺得這個部落格就白掛了。

事件由一起發生在新竹的霸凌事件開始,事件中被霸凌的主角是一位就讀在新竹一所中學,而霸凌她的那伙人是另一所中學的學生。到現在為止,單憑客觀的證據,是說被害人把加害人的當傳播妹的事情說了出去,所以給聚眾圍摳。

事件本來很單純,就像幾千年中國中不斷發生的以大欺小、以眾凌寡的情況差無幾,但問題就發生在那幾個加害人,竟然把他們整個霸凌過程拍下來,還放到網路上去。事件引來數十萬鄉民的反撲,不單讓FB和PTT震動,結果還把馬總統也拖出來,最後在馬總統的加持下,教育局、警方、校方等等,再不敢摸魚,把當事人都抓回來,還開記者會,向多方道歉。

詳細情況有熱心人仕己經做出懶人包,有興趣可以過去看看。

「霸凌」其實由來己久,自古以來就一直有這種事情發生,當然,我以前唸書時學校也一樣會有霸凌事件出現,而在更遠古之前的中國,幾千年前就己經有霸凌這種東西的了。西方的我不熟,但我肯定西方也有不少霸凌的情況,可能並不比東方好多少。

不過雖說是由來己久,但古時的霸凌,和我那個年代的霸凌,和現在這個年代的霸凌,不論是發生的情況和處理的方法,都有很大的分別。

古代的霸凌,通常都是發生在"貧富懸殊"的群組內,而特別配合古代社會結構,富者通常也多少有權,「權貴」這兩字一直都是分不開的,所以結論就是有錢人的孩子自然也會變成有權人的孩子,而跟據中國優良的"繼承"傳統,他們這些死小孩也自然會變成有錢又有權的人。而在當年,因為人口比較少,人又住得分散,很多地方可能整個鎮就只有那麼一、兩戶有錢人,就算是京城,有錢人的比例也不會多到那,加上另一個中國自古以來的傳統"竹門對竹門、木門對木門",有錢小孩自然就會自動的聚成一黨,那他們又有錢、又有權(其實都是他們老爸的)、現在人數又有了,結果當然就會是那些窮苦小孩糟秧。

古代對待霸凌事件的方法,比現在單純多了。若最後要對簿公堂的話,當然是有錢又有權的人贏啊。周星馳的電影,大家應還有印像吧。

我的那個年代呢?當然跟古代差多了,原因有很多:司法比較健全,媒體比較活躍,有錢人比較專心賺錢也更顧及名譽。在這種情況下,霸凌就變得不局限於「富欺貧」的情況,反而更多出現「貧欺富」。當然,聚眾這點是永遠不會變的,因為人是群體動物麻 (?!)。那個年代,香港正值大改革的年代,警察、部官、有錢有權的人,紛紛給廉政公署抓出來鞭,社會上出現一片"人人平等"的聲音,所以一時間權貴都收檢很多,沒有以前那麼囂張。但反過來那些一直給欺壓的窮苦大眾呢?他們就覺得好像一下子翻了幾個身一樣。

學校就是社會的縮影這點真是一點也沒錯的,所以在學校同樣也會出現這種情況,窮苦的、住屋村的都紛紛聚眾起來,形成一般勢力。而權貴方因為不敢太囂張,所以反倒沒有聚起來,所以結果就是落單,落單的結果當然就是給圍摳坑錢。

至於我們那個年代,對付霸凌的手段其實還蠻有效的,那是因為多方面都可以對這方面主動的作出反應。那個年代家長還是用「藤條」作為最有效的說服工具,年少的我們給罵也只能站好等鞭。學校也是可以進行體罰,所以那個年代對聚眾欺寡的打壓力度其實滿強的。

到今天咧?今天「象腿」這個Case其實只不過是千萬個霸凌的案中的一個小案,只是因為惹到了鄉民,事件吵大了,所以我們才會在新聞上聽到。不然以現代記者的標準,「嗜血程度」不到達自殺、自殘、反殺之類的等級的,他們實在是懶得報。

今時今日的霸凌,其實己經發展得相當現代化,他己經不再是局限在肉體上的侵害,而很多時候會發展出精神上的霸凌,而精神上的霸凌,有時候會比肉體上的霸凌造成更大的傷害,而那個傷害更可以是永久性的。

今天霸凌的可怕程度,並不在於他更暴力或是更傷害,而是在於他更容易發生。古代你要霸凌,你要有一定的先決條件,沒錢沒權沒戲唱。近代你要霸凌,你要避得過各種重重的關卡,也得有心理準備承受很重的後果。但今天,家長沒空管、學校不想管、政府管不了、社會上一堆聲音說要管也只是出一張嘴。別以為小孩不懂什麼叫漏洞,現在洞這麼大的一個就算再不懂也知可以安全鑽過去。

P.S.這個時候,元首總得出來說幾句話,不然顯不出他的威望

~End~

Luzitha@Lightning Raider

創作者介紹

LUZ - Love Until Zonked

Luzit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